万法皆空明佛性,一尘不染是禅心。

药师经全文注音版_白话文译文讲解

《药师经》全名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,由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为中文。和《地藏经》一样,《药师经》是赞叹药师佛行愿的佛经,是大乘经典之一。

点击下方链接下载

药师经注音版.doc

药师经译文  

  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白话

 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召译

  中华习教沙门超然白话

  沙 门 来 华 白话证义

  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白话(上)

  这些内容,是我阿难亲自听佛说的。

  有一次,当世尊为了教化众生,而在印度的各个国家和地方云游的时候。来到了一座国土广大,人民富饶的城邦,名字叫做广严城。那时,世尊安坐在一棵大树下面,当微风吹来的时候,枝叶就会发出美妙动听的声音,所以它的名字叫做乐音树。在世尊的周围,有已经证得圣果的八千多位大比丘弟子们;有三万六千多位初地以上的大菩萨们;以及广严城的国王,大臣,婆罗门和居士们;还有拥护佛法的八部天龙鬼神;其他的人们,以及非人的鬼神等等。数不清的与会大众,恭敬地围绕在世尊周围,等待世尊说法。

  这个时候,作为无上法王佛陀的法王子,文殊师利菩萨,承蒙佛陀的威德与神力无形当中的启迪,从座位上站起来,按习俗袒露右肩,行右膝跪地,左腿半蹲,鞠躬合掌的礼节。然后恭敬地向佛说道:

  “世尊,但愿您能够为我们大家,讲说净土当中教化众生的这类佛陀的名号;以及他们在因地修行的时候,所发的广大誓愿,和所成就的殊胜功德。让一切有缘听到的人,都能够消除种种罪业和障碍。我之所以向您请问,是为了给像法转变时期,乃至于末法时期的一切有情众生,带来利益和安乐的缘故。”

  这时,世尊赞叹文殊师利菩萨说:“很好,很好!文殊师利,你以广大的悲悯之心,劝请我来讲说净土诸佛的名字和称号;以及他们在因地修行时,所发的大愿和所成就的功德。为了帮助被业障所缠缚的有情众生出离苦海,给予像法和末法时期的一切有情,以无边利益和安乐的缘故。现在请你仔细聆听,好好体会,如来将要为大家解说。”

  文殊师利菩萨回应道:“是的!请您慈悲解说,我们大家非常高兴能够听闻妙法。”

  佛陀告诉文殊师利菩萨说:“从这个世界往东方,越过像十条恒河里的沙子那样多的佛国以后,有一个世界名字叫做净琉璃,其中的佛陀名号称为药师琉璃光如来、应供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。文殊师利,你要知道,这位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,在因地修行菩萨道的时候,曾经广发下面的十二大愿,为了让一切有情众生,所有的愿望和需求都能够得到满足。”

  “第一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自身发出慈悲智慧等等无量光明,强烈无比,自然照耀数不清的无边世界。以三十二种大丈夫的最佳相貌特征,和八十种最美好的身体形态,来庄严所成就的佛身。并且让所在佛国内的一切有情众生,都像我所成就的佛陀一样光明美好,没有任何差别。”

  “第二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所成就的佛身犹如清净琉璃一般,从内到外光明透彻,纯净无暇;所放射出的光明,广大无边;所成就的功德,巍巍高大如同山岳;佛身清凉自在,随处安乐;各种光明交织成了光焰之网,庄严美好,强烈无比,远远胜过了日月之光。处于黑暗当中的恶道众生,遇到佛光以后,都能够开发出心中的光明智慧,随它们的愿望而自在投生,并且能够成就它们所希望的事业。”

  “第三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以无穷无尽的智慧和各种方法,让所在佛国内的一切有情众生,都能够得到用不完的生活用品和各种所需品,不会让众生有任何缺少。”

  “第四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所在佛国内的一切有情,有人修行偏邪外道法门的话,我都将让他们安住在成佛的菩提道当中;倘若有人修行声闻和独觉法门的话,我都将用大乘佛法,使他们得到究竟的安身立命之所。”

  “第五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有无量无边数不清的有情众生,能够在我所弘扬的佛法当中,修行清净的梵行。我将让他们的一切修行完全符合戒律的要求,并且自然具备菩萨的三聚净戒,所谓的断一切恶;修一切善;度一切众生。假设这些众生的行为,有了破坏和违犯戒律的地方,只要听到我成佛时的名号,破戒的罪过就会消灭,戒体自然恢复清净,将来也就不会堕落在恶道当中。”

  “第六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所在佛国内的一切有情众生,有的人身体条件很差,或者六根发育不健全;或者相貌丑陋,智力低下;或者眼睛失明、耳聋、嗓音沙哑,甚至不能说话;或者手脚残疾,天生驼背;或者有麻风病,以及精神失常,等等,各种疾病痛苦。只要听到我成佛时的名号,一切疾病自然痊愈,身体相貌端正,富有聪明智慧,六根健全完好,不再有任何疾病痛苦。”

  “第七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所在佛国内的一切有情众生,遭受了众病缠身之苦,而且既没有得到救助,也没有可以养病的栖身之所;没有条件请医生,也没有药品;没有亲人照顾,也没有家的温暖;因为贫穷的缘故,遭受了很多痛苦。这时,只要有人念诵我成佛时的名号,佛号一旦穿越了他的耳根,所有的各种疾病都将自然消除,他的身心将变得安稳而快乐;家宅眷属以及各种生活用品,都将自然产生,并且充足无比;最终,他们将像我一样,证得无上正等正觉。”

  “第八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有任何一个女人,被女人天生的种种缺陷和苦事,逼迫得烦恼无比,所以产生了极大的厌倦和远离之心,希望将来能够不再生为女人之身。当她听到我成佛的名号以后,都能够在下一世转女身为男身,具备大丈夫的堂堂相貌,乃至于生生世世生为男身,直到最终证得无上正等正觉。”

  “第九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能够使一切有情众生,冲出魔王的天罗地网,解除一切邪门外道的纠缠和束缚。倘若有人沉迷于各种各样的邪恶见解当中,我都将引导帮助他们回到正知正见当中,并且使他们逐渐能够修学各种菩萨行,迅速地成就无上正等正觉。”

  “第十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一切有情众生,受到国家法律的制裁,或者被绳子捆绑,被鞭子抽打;或者被囚禁在牢狱当中;或者按照刑律即将被处死;以及其它数不清的各种灾难、伤害和凌辱。当他们被悲伤和忧愁煎熬的时候,身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。这时,只要他们听到我成佛的名号,因为我圆满的福德与威神力的缘故,他们都能够从各种忧愁和痛苦当中获得解脱。”

  “第十一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一切有情众生,由于被贫困饥饿所煎熬,为了得到饮食的缘故,即将做出种种恶劣的行为。这时,只要能够听到我成佛的名号,并且专心念诵祈祷。我将会先用上好的饮食,让他们的身体得到温饱,然后,再用佛法的妙味,给他们的心灵带来究竟的安乐。”

  “第十二大愿,愿我在未来世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倘若一切有情众生,因为贫困而缺少衣服,所以被蚊虫叮咬,被冬寒夏热从早到晚地逼迫煎熬。只要能够听到我成佛的名号,并且专心念诵祈祷,我将按照他们的心愿和喜好,让他们得到各种上好的衣服,还有一切美妙的珠宝和装饰用品,花环彩带、香料香水、种种乐器,等等,随着他们各自不同的喜好,都能够使他们得到满足。”

  “文殊师利,这就是被世间一切天人所尊崇的药师琉璃光如来、应供、正等觉,在因地修行菩萨道的时候,所发起的十二项微妙不可思议的殊胜大愿。还有,文殊师利,你要知道,这位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,在因地修行菩萨道的时候,所广发的各种大愿,以及所成就佛国净土的无量功德与庄严,即使我用一大劫,或者更多的世间,来详尽地讲说,也没有办法讲完。”

  “而且,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佛国净土,向来清净无比,国中没有女人,也没有三恶道,甚至没有任何因痛苦而发出的声音。其广博的大地,由青色透明的琉璃宝形成;上面的道路,由黄金制成的绳子作为标记;国中众生所居住的城市、宫殿、楼阁,以及栏杆、花窗和装饰用的伞罗、纱网等等,都是由黄金、白银、琉璃、水晶、砗磲、赤珠、玛瑙等七种宝物所构成。就像西方极乐世界一样地庄严美好,完全平等,没有差别。”

  “在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净土当中,有两位了不起的大菩萨,一位名叫日光遍照菩萨,一位名叫月光遍照菩萨。他们两位是琉璃光净土当中数不清的菩萨大众的上首,当药师如来涅槃以后,他们将依次替补成佛,而且能够完全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正法宝藏,予以继承和弘扬。因此,文殊师利啊!那些听到这部经典,并且有了信心的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应当发愿,愿意在未来世往生到药师如来的琉璃世界。”

  这时,世尊继续告诉文殊师利菩萨说:“文殊师利啊!倘若有的众生,不懂得善恶因果报应的道理,只知道要满足自己的贪婪和吝啬,而不知道布施以及布施的善妙果报。由于愚痴而没有智慧,又缺少信仰的根基,所以拼命地积聚财宝,并且牢牢地守护着。看到乞丐或者困难的人前来求助,他的心里很不高兴;假如迫不得已,而施舍帮助别人的时候,就好像割自己身上的肉一样,痛苦而舍不得。还有很多吝啬贪婪的有情众生,只知道一味地聚集钱财,即使自身的需要,尚且舍不得花费,何况为了父母妻子儿女,为了家奴佣人,以及乞丐呢?就更舍不得了。”

  “上面所说的这些有情,在这一生结束以后,将会投生到饿鬼道当中,或者畜生道当中,受很多的苦恼。但是,由于他们过去在人间的时候,曾经听到过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。如今在恶道当中,只要能够短暂地回忆起药师如来的名号,在回忆起来的一刹那间,就会从恶道当中消失,重新生到人间,并且自然会知道,过去世因为贪婪吝啬而落入恶道的经过。由于害怕恶道之苦的缘故,不会再放纵欲乐,转而乐善好施,并且常常赞叹施舍的人。对于自己的一切所有,都不会贪爱吝啬,渐渐地,甚至能够把自己的头颅、眼睛、手脚、血肉筋骨等,施舍给需要的人,何况其它身外之物呢!”

  “另外,文殊师利啊!倘若很多有情众生,虽然在如来的教法当中学习,做了佛的弟子,却违犯了戒律;有的虽然没有犯戒,却破坏了规矩;有的虽然没有破坏戒律和规矩,却毁坏了正知正见;有的虽然没有毁坏正知见,却放弃了广学多闻,因此对于佛陀所讲说的经文的深意,不能理解和明了;有的虽然具备了广学多闻,却产生了自以为了不起的轻慢之心,由于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轻慢之心,覆盖了清净智慧心的缘故,所以总以为自己是对的,别人是错的;乃至于会进一步嫌弃并诽谤如来的正法,成为魔王的伙伴和同党。”

  “像这些愚痴无知的人,不仅自己奉行种种邪见,还会让数不清的其他有情众生,跟自己一起落入危险的邪见之坑。这些人,原本应当在地狱、畜生和饿鬼道当中,无穷无尽地生死流转。倘若有缘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便会自然舍弃过去的罪恶之行,转而修学佛陀的善法,不会再堕落于恶道当中。即使不能够舍弃罪恶之行,不肯修行善法,最后落入了恶道当中;以药师琉璃光如来无量劫以来慈悲大愿的威力,会让这些已经落入恶道的众生,重新听到药师如来的名号,并且当即在恶道当中死去,重新在人间出生。长大以后,具备佛法的正知正见,能够精进地修行,善于调节身心,而得到自在和法喜。于是,便能够舍弃世俗的家庭,出家修行,在如来的教法当中,受持经教和戒律,没有毁坏和违犯。在具备正知正见的同时,还能够广学多闻,深深地理解了佛经当中的法义,所以不会再有自以为了不起的轻慢之心,也不会再诽谤正法,更不会再成为魔王的伙伴。这样逐渐地修行各种菩萨行,将会迅速地圆满无上菩提。”

  “还有,文殊师利啊!倘若许多有情众生,在人间的时候,贪婪吝啬,经常怀有嫉妒之心,喜好抬高自己,贬低别人。他们本应该堕落在恶道当中,在数不清的时间里,承受各种剧烈的痛苦。受完这些痛苦的业报以后,从恶道当中死去,重新出生在人世间,却往往生为牛、马、驴、驼等等,经常被鞭子抽打,被饥饿口渴所折磨;又经常驮着很重的东西,走在路上。即使重新投生做了人,也往往出身于贫苦下贱的家庭,为了生活,只好做别人的家奴和佣人,被别人使唤和命令,总是不得自在。然而,由于过去他们在人间的时候,曾经听到过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因为这个善因缘,在今生当中又回忆起来了,并且能够诚心的归依祈祷。于是,在药师佛威德神力的加持下,种种痛苦得以消除,身体六根变得聪明伶俐,拥有智慧;并且能够广学多闻,坚持求学最殊胜的妙法,时常遇到善知识和道友;最终将能够永远斩断魔网,彻底破除无明的黑暗之壳,干涸烦恼习气的河流,从根本上解脱一切生老病死,以及忧伤、哀愁、痛苦和烦恼。”

  “还有,文殊师利啊!倘若许多有情众生,好生是非,互相挑拨离间,明争暗斗,让自己和别人都陷入了烦恼混乱当中,并且以身体、语言和思维,不断地造下种种罪恶之业,你来我往地,反复做些互相伤害的事,乃至于发展到互相谋害。为了达到报仇解恨的目的,想办法召请山林野外的各种鬼神,杀鸡宰羊,取用动物的血肉,来祭祀夜叉、罗刹婆等凶恶鬼神。把仇人的名字,写在做好的小人上面,用恶毒的咒语进行诅咒,以蛊毒之道,通过咒语命令所祭祀的鬼神、死尸等等,前去杀害仇人,结束对方的性命。在这些众生当中,倘若有人听到了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则对方的各种邪术,都不能伤害到自己。而且,一切与自己相关的人,依仗药师如来的加持,都自然会产生慈爱之心,愿意相互帮助,愿意给别人带来平安快乐,逐渐没有了相互损害的怨恨之心。于是,这些众生,个个都高兴起来,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,能够知足常乐,不再相互侵害和争夺,反而乐于互相帮助,互相利益了。”

  “还有,文殊师利啊!倘若有佛教的四众弟子,比丘、比丘尼、男居士、女居士,以及其他具备纯净信心的善男子、善女人等等。能够受持八关斋戒,或者一年,或者三个月不等,依照佛法,信受奉行自利利他的菩萨学处。由于这些善根因缘,而愿意在去世以后,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的佛国净土,听闻学习佛陀正法,虽然愿意,但志向尚未坚定。这些人,倘若听到过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等到他们临终的时候,就会有八位大菩萨,他们的名字是:文殊师利菩萨、观世音菩萨、得大势菩萨、无尽意菩萨、宝檀华菩萨、药王菩萨、药上菩萨、弥勒菩萨。这八位大菩萨将从空中自然而来,为临终的人指示通往极乐世界的道路。这些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就会顺利地到达极乐世界,在各种颜色的七宝莲花当中,自然变化而出生。”

  “也有一些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在八位大菩萨的指引下,生到了天界之上,虽然如此,他们本来积聚的解脱善根不会穷尽,不会再降生到三恶道当中。当他们在天上的寿命结束以后,还会重新回到人间,有的成为统治世界的转轮圣王,统领四大部洲的人类,拥有无比的福德威力,并且能够教化无量无数的众生,让他们遵行十善,身语意都不造恶业;有的成为国王大臣,或者宗教威望极高的婆罗门,或者大居士,或者大富长者等等,往往拥有富足的财宝,把仓库都装满了,身体相貌端正美好,拥有很多亲人眷属,既有聪明智慧,又有强健的体魄,如同英雄和勇士一般。倘若是善女人们,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以后,进行最诚心地诵持和祈祷,将来就可以不再转生为女人之身。”

  “还有,文殊师利啊!这位药师琉璃光如来成就无上菩提的时候,由于无量劫以来根本大愿的力量,自然会观照一切有情众生。如果众生遇到各种病苦,如肺痨消瘦、甲状腺功能亢进而日渐瘦弱、黄疸病发热等等;或者被鬼魅附体、被蛊毒所伤害;或者有短命的征兆;或者面临各种意外死亡的危险,等等。只要这些众生向药师如来祈求帮助,希望能够消除这些病苦和灾难,他们的愿望都将得到满足。”

  “当时,这位人天敬仰的药师如来,进入了一种三昧,叫做除灭一切众生苦恼三昧。入定以后,从药师如来头顶上突起的肉髻当中,放射出广大的光明,在光明当中,有声音自然宣讲出一个作用广大的陀罗尼咒:

  ‘南无薄伽伐帝,鞞殺社窭噜,薜琉璃,钵喇婆。喝啰阇也,怛陀揭多耶,阿啰喝帝,三藐三勃陀耶。怛姪他:唵!鞞殺逝,鞞殺逝,鞞殺社,三没揭帝,莎诃。’

  那个时候,当药师如来的光明中自然宣说咒语以后,整个大地发生了祥和的震动,并且放射出广大的光明。在光明当中,一切众生的疾病痛苦都得以消除,享受安稳舒适的快乐。”

  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》白话(下)

  “文殊师利啊!倘若看到别人生病了,无论是男子,还是女人,正在被病苦所折磨。应当为了救治这些病人,而时常洗澡、漱口,保持自己身体的清洁,然后取来某种食品,或者药品,或者没有污垢和虫菌的清水,面对这些东西,专心地念诵上面这个咒语一百零八遍,让病人服用。所有的疾病之苦,都会消灭得干干净净。”

  “倘若有人追求健康长寿,只要他能够坚持诚心地念诵药师如来神咒,自然就会没有疾病之苦,得以延年益寿。而且,在他今生去世以后,就会往生到药师如来的琉璃世界,成为不退转的菩萨,直到最终成就菩提佛果。因此,文殊师利啊!倘若有善男子和善女人,对于这位药师琉璃光如来,生起了最为恳切的恭敬和供养之心的话,应当按照前面所说,以清洁的身心,经常念诵药师神咒,不要放弃和遗忘。”

  “还有,文殊师利啊!倘若有具备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和善女人,在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、应供、正等觉等所有的名号以后,能够念诵受持。早晨起床,首先清净牙齿,洗漱干净之后,用各种香料和鲜花,或者烧香使香气弥漫,或者涂香让香气自然散发,或者用各种乐器演奏动听的音乐,凡此种种,以便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佛像。对于这部经典,或者自己抄写,或者请别人帮助抄写,为了一心一意地信解受持,而跟从大乘法师,听讲其中的法义。对于这样的法师,应当进行供养,所需要的一切生活用品,都应当布施供给,不要缺少。倘若能够这样的话,就可以得到十方诸佛无形当中的守护和慈念,他们所有的祈求和愿望都将得到满足,直至成就无上菩提。”

  这时,文殊师利菩萨恭敬地向佛说道:“世尊啊!我发誓,必将在转变到了像法时代的时候,用种种的方法,让那些具备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能够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甚至于在睡梦当中,也会用药师佛的名号使他们听到而有所觉悟。世尊,倘若有人对于这部经典,能够受持读诵,或者为别人演说讲解;或者自己抄写,或者请人帮助抄写;或者以恭敬尊重的态度,用各种鲜花和香料,涂抹的香、粉末的香、焚烧的香,以及花环、珠宝项链、幡旗伞盖、乐器音乐等等,来进行供养;或者用青黄红白黑等五种颜色的彩线,织成锦囊,来盛放这部经典,并且把房间打扫干净,在高处设置台座,将经匣安放在上面供养。这时,四大天王和他们的眷属们,以及其他数不清的天神大众,都会来到供养经典的地方,一同进行供养,并予以守卫和保护。”

  “世尊啊!倘若这部经典法宝,流通到达的地方,只要有人能够信受奉行,那么,由于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,无量劫以来菩提大愿的功德,哪怕只是听到了药师如来的名号,应当知道,这个地方不会再有意外的横死;也不会再有邪恶鬼神夺人精气的事情发生;假设已经发生了,都能够恢复得和以前一样,周围的人们自然身心安乐。”

  于是,佛陀对文殊师利菩萨说:“是这样的,是这样的!正像你所说的那样。文殊师利啊!倘若有具备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想要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的话,首先应当塑造出药师佛的形像,准备好清洁的底座来安放;在佛像周围散布各种鲜花,在佛像前面焚烧各种好香,在房间里竖起各种旗幡伞盖作为装饰。然后,在七天七夜当中,受持八关斋戒,食用清净素食,每天洗澡,保持身体清洁,穿干净整洁的衣服。在这七天当中,应当时常保持少欲无求的心境,没有任何怨恨和伤害之心,对于一切有情众生,都愿意给它们带来利益和安乐,经常生起慈悲喜舍四无量心,以及平等对待一切之心。”

  “在这七天当中,应当在药师如来的佛像前面,用音乐或者歌咏偈赞来进行供养,并且顺时针环绕佛像,以表示无比的恭敬。还应当时常忆念药师如来的根本大愿及其无边功德,念诵这部经典,思维体会其中的法义,随缘为别人演说和讲解。倘若有人能够这样做的话,不论他有什么样的愿望和需求,都能够得以实现。如果想健康长寿,就可以得到健康长寿;如果想财富充足,就可以得到财富充足;如果想追求官位,就可以得到官位;如果想生男孩,就可以生男孩;如果想生女孩,就可以生女孩。” “倘若另外有一些人,在生活当中,忽然会时常做恶梦;或者见到一些凶恶的现象;或者有一些奇怪的鸟儿经常飞来;或者在自己的住处,出现了千奇百怪的不祥之兆。这些都意味着,将有灾难发生。此时,这些人如果能用各种上好的生活用品,以恭敬的心,来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圣像,那么,前面所说的种种恶梦和不祥之兆,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,不会产生任何灾难。”

  “或者有些人,正面临着洪水、火灾、战乱、毒药、凶险的道路、发狂的大象、狮子、老虎、豺狼、狗熊、人熊、毒蛇、蝎子、蜈蚣、蚰蜒,以及吸血蚊虫等等,可怕的危险。倘若能够最诚心地忆念祈求药师琉璃光如来,以恭敬的心进行供养,那么,一切令人恐怖的危险,都会得以消除。倘若遇到其他国家的侵略和骚扰,以及本国强盗匪徒的叛乱等等,只要以恭敬心,忆念祈祷药师如来,这些危险都会得以化解。”

  “还有,文殊师利啊!倘若有具备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能够在一生当中,从来不信奉或着供养各类天地鬼神,而是一心一意地归依佛法僧三宝。依照佛法而受戒,或者居士五戒,或者出家十戒,或者菩萨戒,或者比丘戒,或者比丘尼戒。对于所受的戒律,可能有所违犯,于是害怕来生堕落于三恶道当中。倘若他们能够专心念诵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以恭敬心进行供养的话,就必定不会到三恶道里受生。或者,有的女人,将要临产的时候,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倘若她能够诚心地念诵药师如来的名号,或者由家人以恭敬心供养药师如来的话,所有的痛苦都会自然消除。所诞生的孩子,身体健康,相貌端正,见到的人都会喜欢;而且聪明敏捷,情绪安稳,很少生病,更不会有邪恶鬼神来夺取他(她)的精气。”

  这时,世尊告诉阿难说:“像我这样称颂赞扬,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所具有的无边功德,这是诸位佛陀不可思议的极深秘密心行之境界,难以理解和明了。你能够相信吗?” 阿难回答说:“具有广大威德的世尊啊!我对于如来所说的契合甚深妙义的经典,不会产生任何怀疑。为什么呢?因为一切如来的身语意三业,没有丝毫的不清净。世尊,假使这天上的太阳和月亮,会掉到地上;假使这万山之王的须弥山,可以被动摇;您和诸位佛陀所说的话,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世尊,倘若有的众生,不具备正信的根基,听到了诸位佛陀这样不可思议的极深所行境界,就会这样想:‘凭什么只要念诵药师琉璃光如来,一尊佛的名号,就能够获得这样了不起的功德和利益呢?’因此而不能够相信,反而产生了诋毁和诽谤。这些众生,在生死轮回的黑暗长夜当中,由此而丧失了广大利益的因缘,将随着所造的恶业而堕落于三恶道当中,生死流转,无穷无尽。”

  佛陀继续告诉阿难:“你所说的这些有情众生啊,倘若有缘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能够诚心地念诵受持,而不产生怀疑,却还会继续轮回于三恶道的话,那是不可能的。阿难,你要知道,这些都是诸位佛陀极深不可思议的所行境界,难以相信,难以理解。你如今能够相信并且接受,应当知道,这都是如来威德神力的加持。阿难啊!一切声闻圣者,一切辟支佛,以及一切尚未证得初地的菩萨们,对于这些,都不能够如实地相信和理解;只是除了那些下一生即将成佛的菩萨们。”

  “阿难,你要知道,在六道轮回当中,投生为人是很困难的;做人以后,能够在佛法当中,对于三宝产生信心、恭敬与尊重,更加困难;而能够听到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则难上加难。阿难啊!这位药师琉璃光如来,在无量劫当中的广大菩萨行,以及数不清的,各种巧妙的利益众生的方法,还有所发起的,无量无边的菩提大愿。倘若我用整整一大劫,或者更长的时间,来详细讲说的话,时间很快就结束了,而药师如来的广大菩萨行、广大菩提愿,以及种种巧妙利益众生的方法,却没有办法讲完。”

  这时,在会大众当中,有一位了不起的大菩萨,名字叫做救脱菩萨,从座位上站起来,按习俗坦露右肩,向如来行右膝跪地,左腿半蹲,鞠躬合掌的礼节,然后恭敬地向佛说道: “具有广大威德的世尊啊!当转变到了像法时代的时候,倘若有的众生,被各种疾病所折磨,由于长期生病,变得格外瘦弱,已经无法吃东西,喉咙和嘴唇异常干燥,朦胧之际,看到四方的天空暗了下来,死亡的征兆出现了。这时,他的父母、亲属和老师、朋友们,都哭泣着围绕在他的周围。他的身体虽然还躺在床上,却看见阎罗王的使者来到面前,拉着他的神识去见阎罗法王。要知道,一切有情众生,都有与生俱来的神灵相伴;他一生当中的所作所为,无论善、恶、罪、福,都被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,最后,呈献给阎罗法王。这时,阎罗王一边询问死亡者,一边计算他的所作所为,随着各自不同的善恶和罪福,来决定处置方法和投生的地方。”

  “这个时候,倘若病人的亲属或老师朋友们,能够代替他归依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,邀请出家僧众为病人反复读诵这部经典;在厅堂当中,设置并点燃七层油灯,每层七盏,高处悬挂五种颜色的续命神幡。倘若这样做的话,就有可能起死回生,病人的神识暂时归来,并苏醒过来。他的感觉,就像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样;只是,面见阎罗法王的情景历历在目。他的生命将因此而延长,或者七天,或者二十一天,或者三十五天,或者四十九天,等等。当他醒过来的时候,就像梦醒了一样,能够完全记得自己所做的善事和恶事,以及即将得到的回报和惩罚。由于亲自见证了善恶业报的缘故,从此以后,即使生命受到了威胁,也不愿意做伤害别人的事。” “正因为如此,具备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和善女人们,都应当念诵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并随着自己的能力,以恭敬心供养药师如来的圣像。”

  这时,阿难尊者向救脱菩萨请问道:“善男子,应当怎样恭敬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呢?您前面所说的续命神幡和七层明灯,又应当怎样建造呢?” 救脱菩萨回答说:“大德!倘若家中有病人,想要帮助他摆脱病苦,家人应当为了他,在七天七夜当中,受持八关斋戒;还应当用饮食或者各种生活用品,随着自家的能力,置办妥当,供养出家比丘僧;从白天到夜晚,轮流礼拜药师琉璃光如来,并摆设各种供养,请众僧读诵这部经典四十九遍;点燃四十九盏油灯,分为七层,供养七尊药师如来的形象;每一尊佛像前,都有七盏油灯,每一盏灯的光芒,都好像车轮那样大小,就这样持续点燃四十九天,不要让灯光熄灭。另外,应当准备五色彩幡一条,长约四十九拃,作为延续生命的象征;还应当放生鸟兽鱼等各类生命四十九个;如果能够这样做的话,就可以帮助病人度过危险,不会被冤家债主等凶恶鬼神所伤害。”

  “还有,阿难!倘若有掌管国家的国王或者将军等等,在各种灾难产生的时候,比如瘟疫疾病流行的灾难;别的国家入侵的灾难;自己国内叛乱的灾难;天上星宿位置混乱所预兆的灾难;日蚀月蚀所预兆的灾难;风雨不调的灾难;长期干旱的灾难,等等。这位国王或者将军,应当对于一切有情众生,产生慈悲救护的心,并赦免一些囚犯;按照前面所说的方法,礼拜供养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。由于这个善根,以及药师琉璃光如来根本大愿的力量,就会让他的国家变得平安稳定,风调雨顺,庄稼丰收;所有的国民,疾病痊愈,身心快乐;在他的国界之内,不再有凶恶的夜叉等鬼神,发动各种灾难,伤害众生;总之,一切不如意的事情,都会自然消失。同时,这位国王或者将军,将会寿命延长,疾病减少,得到身心的健康和快乐。”

  “阿难!倘若有王后、王妃、太子、王子、大臣、宰相、太监、宫女、文武官员、黎民百姓等等,被病苦所折磨,或者遇到了其他灾难;都应当准备五色神幡,点燃长明灯,放生生命;并用各种颜色的鲜花,和各种好香来供养药师琉璃光如来;那么,他们的疾病就会痊愈,各种灾难都会消除。”

  这时,阿难尊者再次请问救脱菩萨:“善男子,为什么寿命已尽的人,通过供养药师如来,却可以延长呢?” 救脱菩萨回答说:“大德!您难道没有听如来说过,有九种横死吗?因此,我才劝有缘众生,布置续命幡灯,并培植各种福德;由于培福的缘故,得以享尽本来的寿命,而且没有痛苦。”

  阿难尊者继续问道:“什么是九种横死呢?” 救脱菩萨回答:“倘若有的众生生病了,并不是很严重,却没有条件看病和买药;或者遇到了庸医,治疗方法不得当,本来不应该死,却死去了,就叫做横死。还有一些众生,相信社会上那些邪门外道,鬼神附体之类,狂妄地预言人间的祸福之事,经常产生恐慌躁动的情绪;由于心术不正,成天卜问吉凶;甚至不惜杀害生命,祭奠神灵,呼唤鬼魅之类,乞求增福增寿,然而,终究无法如愿;却由于愚痴迷信而造下种种恶业,往往被冤家债主以及鬼怪所纠缠而横死,死后多数落入地狱,难有出头之期。这就叫做第一类横死。” “第二类横死,指的是被国家法律制裁而处死。” “第三类横死,指的是由于经常吃喝玩乐,喜爱打猎杀生,沉湎于淫欲和酒肉当中;因为放纵无度的缘故,最终被鬼神趁机吸走精气,而导致离奇意外的死亡。” “第四类横死,指的是被火焚烧而死。” “第五类横死,指的是被水淹死。” “第六类横死,指的是被各种野兽咬死或吃掉。” “第七类横死,指的是从高处摔落而死。” “第八类横死,指的是被毒药毒死,或者被蛊毒、恶咒等伤害致死。” “第九类横死,指的是由于没有饮食,饥渴而死。” “这就是如来所说的横死,简略地归纳为九种。其它还有数不清的各种横死,没有办法一一具体讲说。”

  “还有,阿难!阎罗法王主管世间一切生命的名录和寿命,倘若有的众生,造下了大逆不道的五逆罪,即杀害父亲、杀害母亲、杀害阿罗汉、恶意伤害使佛的身体出血、破坏佛的戒律另立僧团等。或者恶意诽谤佛法僧三宝,或者破坏了世间的法制和伦理,等等,犯下了各种罪恶之行。阎罗法王就会随着罪行轻重的不同,考问之后予以相应的处罚,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。因此,我才劝一切众生,恭敬供养药师如来;点燃长明灯,布置续命神幡,放生生命,培植福报;同时依靠药师如来根本大愿的力量,得以脱离病苦和灾难,安享自己本来的寿命,而不会遭遇各种横死。”

  这时,大众当中,有十二位药叉神大将,都在法会当中安坐听法。他们是: 宫毗罗大将 伐折罗大将 迷企罗大将 安底罗大将 额你罗大将 珊底罗大将 因达罗大将 波夷罗大将 摩虎罗大将 真达罗大将 招杜罗大将 毗羯罗大将 这十二位药叉神大将,每一位都率领着七千多位药叉眷属,他们异口同声,恭敬地向佛陀说道: “世尊!我们大家在今天的法会上,承蒙您的威德之力,能够听到人天敬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从此不会再有对三恶道的恐惧之心。我们大家将会相互配合,齐心协力,在我们的有生之年,归依佛法僧三宝,发誓将承担起一切有情,帮助他们得到现在和未来的广大利益,以及究竟的安乐。无论在什么样的国家、城市、农村,或者山林旷野当中,只要有人宣讲流传这部经典,或者受持念诵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以恭敬心进行供养的话;我们大家将共同守卫保护这样的人,帮助他们消除一切痛苦和灾难,他们所有的愿望和需求,都将得到满足。” “或者有的人,饱受疾病和灾难的折磨,想要得到解脱的话,也应当读诵这部经典;并且用五色线打成结,拼出我们的名字,念经祈祷;直到愿望实现以后,再解开结,收起五色线。”

  这时,世尊赞叹各位药叉大将说: “很好,很好!了不起的药叉大将们!倘若你们能够感念药师琉璃光如来无边恩德的话,就应当像你们所说的那样,去给一切有情众生带来利益和安乐。” 然后,阿难尊者恭敬地向佛请问: “世尊!您所讲说的这个法门,应当叫做什么名字呢?我们大家应当怎样信奉受持呢?” 佛陀回答阿难: “这个法门的名字,叫做讲说药师琉璃光如来根本大愿的功德;也叫做讲说十二药叉神将,利益一切有情众生的结愿神咒法门;还叫做拔除众生一切业障的法门。你们大家应当从这几个方面信受奉行。” 当世尊这样讲说完毕以后,在座的各位大菩萨;各位大阿罗汉;以及广严城的国王、大臣、婆罗门和居士们;还有各位天人、天龙、药叉、乾达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伽;其他的人们,以及非人的鬼神等等;一切在会的大众,听到佛陀所宣说的妙法以后,都从内心当中产生了极大的欢喜,并且愿意信受奉行。

 

  版本2-白话药师经

  资料来源:佛光山出版

  中国佛教经典宝藏

  精选白话版46,陈利权 译

  佛光大辞典

  唐玄奘版

  我亲自听佛这样说的:那个时候,佛陀在许多国度游化宣教。有一天他来到了广严城,看到一片浓浓的绿荫,在微风吹过时,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,仿佛美妙的音乐,使人感受到了阵阵的清凉。于是,佛陀便止步安住于这乐音树下演说佛法。这时,佛陀的周围簇拥着八千位大比丘,还有三万六千位有德行的大菩萨们(菩萨=Bodhi-sattva=觉有情=大无畏勇士之义),以及诸多的国王、大臣、婆罗门和在家修行的佛教居士们,此外另有天龙八部,人非人等这些不属于人的有情之类,以及数不清的虔诚大众,全都恭恭敬敬地围绕在佛陀的四周围,听佛陀为他们演说佛法。

  这个时候,文殊师利法王子,因为感承了佛陀的威严神圣,便从座位上站起来。他穿著偏袒着一个肩膀的袈裟衣,来到佛陀的座前,用右膝单腿着地而下跪,然后又恭敬地伏身合掌向佛陀致敬,并说:「敬爱的世尊啊!希望您能够为我们演说诸如净土经中所说的那些不同的佛的名号,以及他们本身的弘大誓愿和非同寻常的功德,以便让一切听闻您说法的人,能够消弭业障,除却罪报,使所有众生能够在将来佛法衰潜的年代里,仍然能够得到您的恩泽庇佑,享受利乐。」

  佛陀听了这一番话,便赞叹文殊师利童子说:「啊!善哉!善哉!文殊师利!难得你以如此的大悲之心向我劝请,让我演述诸佛的名号,以及他们所具有的本愿功德,为拔除那些纠缠有情众生,使他们不得安宁快乐的业障,使一切生活在未来像法时代的有情之辈,得到安宁快乐的大利益,这种心愿实在可嘉啊!那么现在你们就好好地听着,尽量仔细地思索我所说的一切,我就为你们敷设讲演此等正法。」

  文殊师利应声道:「我等听命!惟愿世尊您为我们演述,我们乐于听闻领受您的开示。」

  于是,佛陀告诉文殊师利说:「由此往东方向而去,经过如十个恒河的沙粒那么多的世界之后,有一个名叫『净琉璃』的佛国世界。那个世界的教主名号为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、应供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等等』文殊师利呀!那个世界的药师琉璃光如来,在当初发心修行菩萨道的时候,曾经许下了十二个弘大的誓愿,一定要使一切有情众生的所有愿望在祈求中都得到满足。

  (生佛平等)「他的第一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自身能放射如火焰般的大光明,照耀无量无数无边的世界,使一切有情的众生,都像我一样,也能拥有如三十二种大人相、八十种随行好,那样的美好庄严的相貌形像。」

  (开晓事业)「他的第二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时,我的身体就如同净琉璃一般,通体透明,内外澄澈,纯净无瑕,俱无点秽,光明炽盛,广大无边,功德巍巍如同须弥山一样高大,而又善于安然凝住不动。此身为光焰交织笼罩,庄严无比,光明胜过日月。一切置身于幽冥世界中的众生,都能因为这光明而使他们蒙昧昏暗的心智得以开晓启蒙,使他们能够随顺自己的心愿志趣所趋,实现一切所求,成就一切事业。」

  (无尽资生)「他的第三大愿是:惟愿我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我能够用无量无边的智慧方便,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物质财富,让世界一切有情的众生得以充分领受享用这些财物,让他们不再感到困窘,永远没有匮乏和贫穷。」

  (安立大道)「他的第四大愿是:惟愿我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若世间有奉行邪门旁道的有情众生,则一定让他们安然地进入觉悟的菩提道中,而另外那些奉行声闻和独自觉悟解脱道法的人,则一定都要使他们依傍大乘的教义而得以安立。」

  (戒行清净)「他的第五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如果有那无量无边的有情众生,他们在我的正法中修习清净的法行,我一定使他们的戒行尽得圆满,没有一点残缺,通通都具有大乘菩萨所必须拥有的三聚戒:摄律仪戒、摄善法戒、饶益有情戒三种。假如有人违背了禁戒,毁坏了律条,只要能够听闻我的名号之后,就可以恢复清净,消除罪障,不会因为一时的毁犯戒律而再堕入三途恶趣。」

  (诸根具足)「他的第六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假若一切有情众生之中,有人身体下劣,各种器官若有所残缺,诸如:相貌丑陋、形体蠢笨、顽固愚昧、眼瞎耳聋、声音嘶哑、哑巴、瘸手、驼背、痲疯、癫狂等等,以及有什么人受到任何疾病的痛苦折磨,只要他们听到我的名号,便会立即获得端正的形貌和清明的智慧,所有的器官、根性也都完好无缺,一切病痛霍然而除。」

  (身心康乐)「他的第七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一切有情众生之中,如果有什么人受到诸多疾病的煎熬折磨,无人能够解救他的痛苦,又无所依托,没有医生可以看护,没有药物可以减除这种苦痛,没有亲戚、朋友、家眷的照料呵护,贫困无告,孤苦伶仃,处于这样的悲哀凄凉境地之中,只要他耳中一听到我药师佛的名号,则这须多无以名状的疾病痛楚都可以消除掉,而且能够得到身心安宁愉悦和快乐;一切赖以生存所需的资具,以及家庭眷属等亲情的慰藉,无不丰盈充足,了无缺憾,以至于因此而能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。」

  (转女成男)「他的第八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若有女人,为女身百恶所逼恼,而极其苦痛无法解脱,从而产生厌离女身的意念,希望舍弃女人之身,转为男身,她们只要听到了我的名号,立刻就可以转女成男,从此脱离女人的烦恼痛苦,并且具有端正威严的大丈夫相,乃至于因此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。」

  (回邪归正)「他的第九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让一切有情众生,都能够挣脱恶魔的所有罗网,不受一切歪道邪说的纠缠束缚。如果他们中间有人堕入了邪见恶解的荆棘葛藤所编织的密林,无法解脱迷茫的刺痛,我就会以我的方便威神力,引导他们,摄持护卫他们,使他们得以安立于正见之中,然后在逐渐地使他们修习四摄六度(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)(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般若)的诸种菩萨道行,以使他们能够尽快地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。」

  (解脱忧苦)「他的第十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若一切有情众生之中,有什么人受到王法的追究严惩,遭受了捆绑鞭挞,系闭于牢狱之中,或者应当受到刑法的惩罚或杀戮,或者面临种种数不清的灾难和欺凌侮辱,身心感到无限悲哀愁苦的煎熬逼迫而思悔改,只要他们听到我的名号,凭我的福德威神之力,便可以使他们解脱一切的忧愁悲苦,使受冤者得以昭雪,使服罪者得以悔改,使一切苦痛不复存在。」

  (得妙饮食)「他的第十一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若一切有情众生之中,有谁生活困顿窘迫,为饥渴所逼恼,为求得一点裹腹的饮食而造下恶业,作下坏事,只要他们听闻到了我的名号,专心地回忆思念我的名号,就能受持奉行我的佛法,免去业报,我便会把上好美味的食物供应给他,使其身体得以饱足和暖,然后又施以正法的美味,使他最终能够得享安乐并建身立业于其中。」

  (得妙衣具)「他的第十二大愿是:惟愿在遥远的未来世界,当我得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智慧的时候,若一切有情众生之中,有什么人受到命运的捉弄,生活贫穷困苦,衣不蔽体,夏天时受到蚊蝇虻虫的叮咬困扰,或者在白天黑夜,春夏秋冬受到冷冷热热等天气变化所带来的烦恼,如炎热之夏被酷暑所逼,三九之冬为严寒所迫,烦恼困顿,苦不堪言,那么他只要听闻了我的名号,专心忆念我的名字,受持奉行我的正法,就会随应着他心里所希求的需要,马上便可以得到各式各样上等奇妙的好衣服,还可以得到一切珍宝等装饰的用具,享受在美丽的头发、身体上涂满奇异名贵的香料,以及载各种鲜艳动人的花朵,曼妙的音乐和歌舞,令人陶醉满足。只要你有所需求,就能随心所欲,得到实现。」

  「文殊师利啊!你看以上所说的这些种种,便是那位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、应供、正等觉在修习菩萨之道时,所发下的十二无上微妙宏大的誓愿。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啊!那位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在修行菩萨道时,许下的广大誓愿,以及他那个国土所具有的殊胜功德、清净庄严,是我在一劫之中,以至不止一劫,都不能够说完道尽的呀!」

  「文殊师利啊!在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佛国之中,从无始以来,永远是如此清净。那里没有女人的型态存在,也就没有所谓女人的痛苦烦恼的存在;也没有恶趣三途;没有人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呻吟之声;那里的土地铺满了琉璃,道路以金绳分界;而城阙、宫阁、轩窗、织物,全都是用金、银、琉璃、玛瑙等七种宝贝作成的。其国土所具有的殊胜功德庄严无比,与那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没有两样,实在可说是等无差别。在那个国土之中,有两位大菩萨辅助药师琉璃光如来,一位叫日光遍照菩萨,另一位叫月光遍照菩萨。他们两位是那个佛国中无量无数的菩萨中位居上首者,都是处在候补成佛的地位上,完全能够接受替持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一切正法宝藏,使之绵绵不息,永放光明。正因为这样的原因,文殊师利,所有一切怀有信心的善男子、善女人,都应当发愿立誓,往生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佛国净土啊!」

  这时候,世尊又对文殊师利童子说:「文殊师利啊!有这么一些众生,他们不懂得什么叫做善、什么叫做恶,好坏不分,满心都是贪婪和吝啬,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布施,以及布施所能得到什么样的果报。他们愚昧且一无所知,缺少正信的根基,只知道一味地敛集积聚财富,费尽心机地加以守护;如果万不得已必须做出施舍时,那情景就好象别人那一把钝刀来割他身上的肉一样痛苦,痛惜之情深得可使其念念不忘延至一生。此外,还有许多贪鄙悭吝的有情众生,他们囤集大量的财宝,可是他们连自己都不肯享用,何况要让他们把财富奉送给予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奴婢、雇工以及前来乞讨的人?像这样的有情众生,在这个世间的生命结束之后,将会转生到饿鬼世界,或者转生到畜生世界。可是,仅仅由于他们活着的时候,在人事间听说过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名号,所以今天在恶趣中,因为遭受惩罚,痛苦万分时忆念起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名号,那么,就在他作此忆念的时候,便结束了三恶道的生存状态,迅速地转生于人世。生于人世之后,依据对宿世的回忆,怀着对恶趣的恐惧,就不会再以五欲之乐为乐了,而且喜欢多行布施,利益他人;又能赞叹那些肯作施舍的人;对自己所有的世间资产、财物,一概不贪不惜,进一步的,甚至还能够把自己的头颅、眼睛、手脚、血肉和身体的任何部分,毫不吝惜地施舍给乞求者,更不要说一般的钱财,那是更不会舍不得放弃的了。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!如果有情众生之中,有的人虽然在佛陀那里接受了种种教说,但却毁犯戒律;有的人虽然未曾毁犯戒律,但却破坏了僧伽的生活法则;有的人虽然并未毁犯戒律或者破坏僧伽法则,但却丧失了正确的见解;还有的人呢,虽然没有丧失正确的见解,但却忽略的法门无量,学无止境的道理,所以对于佛所说契经的甚深义理,就不能了解获益;又有的人呢,虽然他也承认修学之路没有止境,应该各方请教,多处听闻乃正当方法,但却自以为自己的智识已经达到了无以伦比的高度,别人无可追及而产生了傲慢、睥睨他人之心。由于这种傲慢之心的蒙蔽,往往以为只有自己是正确的,别人总是错误的;甚至不惜猜忌毁谤正法,甘与邪魔为伍。(增上慢)像这种愚人,不单自己行于邪见,也使无量众生堕于邪见的险坑。像这种怀有自满、自骄之心的邪见众生,本应在地狱、畜生、饿鬼之类的三恶道中轮回不已,但如果能够听闻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名号,便舍弃一切恶见恶行,依据善法修行,也就可以不再堕入恶趣三道。」

  「假设还有不能舍弃各种恶见恶行去修习正法而堕入恶趣的众生,但只要因为有了药师如来的本愿威力,使他们当下现前得到听闻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名号,从而结束恶趣生命,转生于人世间,得以安住于正见之中,精进修习,善能调伏内心的意乐,从而能够舍离家庭,出家求道,在如来教导的种种正法中,受持诸种戒律法轨而无所毁犯;从正见出法,追求多闻多听,努力了解契经的深刻含义,拋弃自以为是的自慢、自骄之心,不再毁犯正法,不再与邪魔为伍,循序渐进地修习各种菩萨行,以期迅速得到圆满果德。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!如果有情众生之中,有的人悭吝贪鄙,嫉妒别人的荣华富贵和不凡成就,每每自我吹嘘,诋毁贬损他人,那么将来也会堕入道恶趣三道之中,在数不清、道不完的岁月中间,忍受无以穷尽的各种剧烈痛苦;不仅如此,当这些剧苦受尽,这一生的命总算终结之后,还要转生到这人世间去,变作牛马、驼驴等,一生一世遭受鞭挞捶打,忍受饥渴的煎熬;不仅如此,还要天天负重,一生一世跋涉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,直到死去为止;即使能够转生为人,他的地位也是很卑贱的,给人充当奴婢,任人驱使奴役,永远不得轻松自在。但即令如此,这样的人如果在往昔听闻过那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名号,由于这一善因之故,今生在受尽苦难的路上有所领悟,凭着对那可敬的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回忆、思念,祈求药师如来的恩泽的庇佑,至心一意地皈依药师如来。

  这样凭着佛陀的威严神圣之力,就能得到护佑,一切痛苦都能得到解脱,仿佛脱去了沉重的枷锁与镣铐;与此同时,他的诸根即耳鼻眼身等等,都会便得聪明伶俐,富有智慧而能多听多闻,不断追求殊胜佛法,常常能够幸运地遇到知识渊博精深的朋友,永远断除邪魔歪道的罗网,粉碎无明烦恼的困扰,枯竭险恶汹涌的生死大河,解脱一切生老病死、忧悲苦恼!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!如果有情众生之中,有的人喜欢挑拨离间,搬弄是非,还有更为严重的则互相争讼斗殴,恼乱自己也恼乱别人,通过自己的意念、行为、语言增加种种恶业,使无辜的人受到中伤蒙蔽,相互损害,怨怨相报,没有穷尽的一天。还有的则对无辜众生使恶逞狠,作那些永远不可饶恕的坏事,使众生永无安宁得利之时;有的人则用歪门邪道的巫术,祷告召使山精树鬼等鬼魅,或者坟冢幽灵,用来加害他人;有的人则杀牛马鸡羊作牺牲,用其血肉来祭祀夜叉和罗剎鬼等来加害他人;还有的人,将仇人的名字写下来,或者用泥木草等扎成怨家的样子,再用恶毒的咒术加以诅咒;还有的则利用厌魅之道及蛊毒等加以谋害;甚至于用咒术唤起尸鬼作祟,断仇人性命,伤害仇人身体。那些受人毒害的有情众生,如果得以听闻『药师琉璃光如来』的名号,则上面所说的种种恶事都不能加害他们。一切瞋害恼人者的恶意也就相应化解,仇家之间反生出慈爱之心,不断增进种种利益,共同享有安乐,彼此摆脱损恼的意念和嫌恨的心理,发慈言爱语而使各自生出欢乐愉悦的心,对自己所遭遇的处境毫无怨言,反倒生出了喜悦和满足的心情,彼此之间自然不会再相互侵害凌辱,而能相互谅解,增进彼此利益。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啊!如果有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等四众,以及一切善男子善女人,他们具有清净的信心,又能够持守不杀生、不妄语、不淫、不偷盗、不饮酒、不着花鬘、不香涂身、自己不作也不观歌舞表演、不卧高广大床的八关斋戒,或者经过一年或者经过三个月,这些人接受并坚持如来教导的戒律学处,凭着因此而有的善根,立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无量寿佛清净国土,以便在那里听闻正法,如果有未能确定往生西方的,只要听闻了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则他们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,就会得到来自东方琉璃净土的八大菩萨在空中的迎接指引。这八大菩萨是:文殊师利菩萨、观世音菩萨、得大势菩萨、无尽意菩萨、宝坛华菩萨、药王菩萨、药上菩萨、弥勒菩萨。这八大菩萨不仅前来迎接,还给他们指示道路。以使他们在那清净的佛国净土中得以自然化生。他们出生时,四周环绕的都是一些五颜六色美丽无比、硕大如车轮一般的宝花;或者,有的人因信心、愿力稍逊一着而得以转生天界的,虽然没有能够如愿以偿生在佛国净土,但是他的根本善根再也不会消耗殆尽,即使令其寿命终结,也不会再堕入三种恶道中去。」

  「当他们在天上幸福快乐地享受完吉祥安康的寿命之后,他们会重新降生在人世间。他们之中的有些人会作为转轮圣王,统摄四大部洲,享有极大的威严权势,一切都能够按自己希望的去想去作,随心所欲,快乐无比。由于正法统治,所以国土之内能够使无量百千的有情众生安居乐业,免遭天灾人祸及离乱之苦,没有饥饿与贫寒,由此更令这些有情众生拥戴敬慕圣王的恩德,使他们在生命中充满爱心,处处按照十善道的原则行事。」

  「或者有的人在人世还生为剎帝利(地位仅次于婆罗门,乃王族、贵族、士族所属之阶级)、婆罗门或者居士大家,多饶财宝,仓库盈溢;他们自己的形象也都美好端正;其父母、兄弟、妻室、儿女具足;他们自己生来聪明智慧,知识广博,像大力士一样强健勇敢,威猛无比。」

  「如果他们是女人,则只要听闻了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至心领受奉持,只要他们愿意,将来便不会转生为女人了。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!那药师琉璃光如来在成就大菩提正觉时,因为其在菩萨因地时所发本愿的力量,他便能够以慈悲之眼观察世间有情众生,遇众生有数不清的疾病痛苦,如羸瘦肺痨、糖尿渴症、黄疸肝病等等;或者遇见众生被魔魇所扰,被蛊毒所伤;或者有的短命,有的横死;但药师琉璃光如来会发大慈悲,要让一切有情众生的病痛苦难皆得消灭,让他们祈求消灾弭难的一切愿望都得到满足。」

  「由此愿心,那药师琉璃光如来便入三摩地定,要为众生设施方便之门而说神咒。那药师琉璃光如来所入的定又叫『除灭一切众生苦恼定』。药师佛入定后,从其头顶的肉髻发出大光明。在那四射的光芒笼罩中,药师佛开始演说大陀罗尼:「拿摩拔嘎娃地,白沙佳咕噜,外度利亚,钵拉婆拉佳亚,打他嘎打雅,阿啰哈地,三藐三不打雅。达迪雅他:唵,白沙界、白沙界、白沙佳,三莫嘎地,梭哈」

  「那药师琉璃光如来当时在光明之中宣说这大陀罗尼毕,大地发生了六种巨大的震动,天地间大放光明,一切众生所有痛苦疾病立时消除,人人都洋溢着健康、安稳和快乐。」

  「文殊师利啊!如果看见男子女人中有为疾病所折磨的,就应当一心一意地为他们念咒除病。为此就要经常地洗澡漱口,保持身口的清净无染,将病人所用的食物、药品或者没有小虫的干净饮水念咒一百零八遍,然后才给病人服用,一切病患就会霍然尽除。如果还有其他的要求,只要能够作到至心念诵大陀罗尼,就会得到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神力加被,如其所愿而得到无病无灾、延年益寿;哪怕命终之后,也能得以往生东方琉璃清净世界,决不会退转到三恶道中去,直到最后终究能够证得大菩提的觉悟。正因为这样的缘故,文殊师利啊!如果有那善男子善女人,对于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能够一心一意殷勤尊重,恭恭敬敬虔诚地供养药师佛,就应该时时地受持念诵此大陀罗尼,万万不可将此咒废忘啊!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!如果那些怀有清净坚贞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,对于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一切名号,如像应供、正等觉等等,能够经常恭敬地念诵奉持,清晨用嚼齿木清洁口牙(古印度人用像杨柳枝嚼后除口臭,再以之刷牙),再洗漱沐浴,使身体齿口都洁净清爽,尔后又用各种各样有香味的鲜花,把上等的佛香燃烧起来,再涂满各种奇香供奉药师琉璃光如来,并演奏伎乐来歌颂赞叹药师佛的形象;不仅如此,他们还能对于那『药师琉璃光如来功德本愿经』加以供养受持,或自己抄写,或请人抄写,一心信奉受持,听闻其中的深奥大义,实践其中的殷殷教诲;不仅如此,他们又能对那弘扬药师如来法门的经师广设供养,向他们施舍一切所需的生活资具,绝不让这些法师们感受些微的匮乏和窘迫。如能做到这些,就可以经常得到诸佛如来的护念摄持,所求的一切愿望都能得到满足,乃至最终得以证得大菩提。」

  这时,文殊师利童子便对佛陀说:「世尊!我非常感动地在此立下誓愿。我将在未来时节,在那像法时代,尽我之力行种种方便,帮助一切有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等,能够听到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哪怕他们身处睡梦之中,也能让他们因为耳闻佛的名号而觉悟。世尊!一切众生之中,如果能够对此经信奉受持诵读,或者再能给他人演说讲解此部经文;或者能够自己抄写经典,或者能够请他人代为抄此经,以种种花香、涂香、末香、烧香、花鬘、璎珞、幡盖、伎乐等供养此经;以五色彩帛作袋子贮放此经;洒扫地方,安设高座,以净处供养此经。这种时候,四大天王及其眷属,还有无量无尽的百千诸天之众,都会来到此人的清净法坛,对修此药师琉璃光如来法门的人加以供养、摄持、护卫。」

  「世尊啊!若依我的誓愿,凡此宝经流行的地方,只要有人能够信奉受持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法门,那么凭着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功德之力,凭着那听闻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所得的忆念功德,则此处便不再会有非分的横死灾难,一切诸恶鬼神也不再能得逞其害,夺人的精气色力;就算真有被夺去精气色力的,也能够使之恢复精力,并使身心享受安乐而一无所虞。」

  佛陀于是告诉文殊师利说:「正是如此,正是如此!如你所说的一样。文殊师利啊!如果有怀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等,打算供养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他们应该首先树立那佛的形像,再敷设清净高座安放佛像;散放种种鲜花,熏烧种种香料,又以种种幡幢装饰供养其处;此外,在行供养之前,应该实行七天七夜的八关斋戒,吃清净的饮食,并用香汤沐浴,穿清洁衣物,更为重要的是保持内心的宁静,绝没有污浊垢染,也没有愤怒与嗔害,对于一切有情众生满怀善意,一心要使其得利益,使其得安乐;满腔是慈、悲、喜、舍的四种无量平等心。在这样的情形下面,才来作弦歌鼓乐,恭敬赞叹,右绕佛像,虔心礼敬。此外,还应忆念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功德,怀着这种意念去诵读那『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』,仔细思索它的意义,再向别人演说开示。」

  「对于这样的善男子善女人,无论他们有什么样的祈求,都能如愿以偿;欲求长寿者便得长寿;欲求财富者便得财富;欲求官位者便得官位;欲求儿女便得儿女。」

  「如果有什么人偶然做了恶梦,有种种恶相现前,或见猫头鹰、乌鸦之类的怪鸟来集家中;或于住处有异声怪相,以至有鬼魅等出现,如遇这些情况,此人只需置办好各种美好的物品,恭敬地供养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则一切恶梦恶相以及种种不祥之兆,都会消失隐没,不能再为患作怪。」

  「如果面对水火刀毒,身临悬崖绝壁、危墙险桥,或受恶象、狮子、虎狼、熊豹、毒蛇、恶蝎、蜈蚣、蚰蜒、蚊虻等令人恐怖畏惧的毒物威胁时,只要能够全心全意地忆念彼药师如来,至诚恭敬地供养他,便可以摆脱一切危险与恐怖。如果别的国家来侵略骚扰,国内盗贼反叛起乱,只要一心忆念彼药师如来,恭敬地供养他,那么一切盗贼侵略都可以得到解脱。」

  「再者,文殊师利啊!如果有些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们,直到寿命终结,一生都没有信奉过其他各种各样的天,以及湿婆神等天魔外道,一心一意地皈依佛法僧三宝,接受并持守佛为弟子们制定的五戒、十戒、菩萨四百戒、比丘二百五十戒、比丘尼五百戒等。在所受持中,假如有所毁犯,自然会害怕堕入三种恶道的报应。」

  「或者有的女子,临到生产小孩时,受极大的痛苦折磨。此时她如果能够至心称名念佛,礼赞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恭敬供养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便可以消除一切痛苦。不仅如此,她所生的小孩,也就四肢五官具足,相貌端正,人人见了都会喜欢。这样的孩子,聪明智慧,健康少病,安安稳稳,一切非人的鬼魅之类均不能够夺去他的精气色力。」

  这时候,世尊告诉阿难说:「像我这样称赞颂扬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所有功德,这是十方诸佛最奥妙、甚深的行愿之处,在众生看来是非常难以理解的,你对此是否怀着信心呢?」

  阿难回禀佛陀说:「大德世尊啊!对于如来所说的契合世间、出世间一切真实的经典,我是不会有任何疑惑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凡是如来动身发语,起心生念,无不具有清净本质。世尊啊!天上的太阳和月亮可以堕落,巍巍的须弥山可以倾斜倒塌,但只要是诸佛如来所说的话,就是永远真实不需的,不会变异的。」

  「世尊!有这样一些众生,他们的信心根基并不具备,一旦听闻十方诸佛的极其深奥的愿行,就会这样去想:为什么说只要忆念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就可以获得如此之多的微妙功德及殊胜利益呢?就由于这种不信,心生疑惑,他们反而会生出毁谤,从而在生死的漫漫长夜,失却了极大利益,堕入到了各种恶趣之道,于无穷无尽的苦海中,流转不已,永无出期。」

  佛陀于是告诉阿难说:「像这样的有情众生,如果能够听闻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而且专心一念地虔诚信受奉持,就不会在内心产生什么疑惑,要说他们也会堕入到恶趣里去转生,是绝不可能的事!」

  「阿难啊!这就是我说的诸佛的大悲大智所行达的境界,其深刻与奥妙是一般众生难以真正信受、明确了解的。你今天之所以能够信受奉持,应当知道那完全是因为承受了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大神威力!阿难!我今天所说的这些,除了那些下一世就可以成佛的菩萨,其余所有的一切声闻、独觉以及尚未达到初地阶段的菩萨都是不能如实地信奉理解的。」

  「阿难啊!能够转生到这个世界上,要具备这一人身的体貌、智识,实在是非常不容易的呀!而在佛法僧三宝之中,如要始终保持虔信、恭敬与尊重,也是难能可贵,极不容易的呀!至于要听闻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虔诚地信仰,恭敬地奉持,则比前面所说的那些,更不容易做到了!」

  「阿难!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在过去的菩萨因地中,因为修了无量多的菩萨行而获得极大的功德,有着无量多数说不清、不可计数的善巧方便法门用来拯救超拔一切受苦受难的众生。他许下了无比广大的慈悲誓愿要使众生脱离苦痛得享安乐。我若要广泛详细地叙说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功德行愿,那及使用上一劫,或者一劫以上的时间,也是讲不完的呀。若我要广泛地述说起来,那么,一个那劫的时间就会迅速毕竟悄然地流逝而去,可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行愿功德,善巧方便法门,却多得绵绵难以穷尽,无法用语言来概述完毕呀!」

  佛陀说到这里时,那些在他周围恭敬听说法的大众之中,有一位名号称作「救脱」的大菩萨,从座中站起身,来到佛陀跟前。他袒露着右肩,然后用右膝曲膝着地,双手合十,恭敬地伏身向佛陀致意,然后对佛说道:「大德世尊!我佛灭度千年之后,便至佛法衰替的像法时代了,到那时候,有情众生善根微薄,业障深重,为种种病患困围折磨,有的长期卧病在床,体弱羸瘦,不能吃,不能喝,喉咙嘴唇都枯干燥涩,眼睛看到的四面八方都是沉沉的阴霾黑云笼罩着,死亡的征兆迫在眉睫;此时,父母、兄弟、妻子、亲属、朋友、老师、尊长都围绕在床前,哭哭啼啼、涕泪泗流;而病人自己身卧病榻,眼中只见阎罗王的差役,前来勾取其神识,将其带到阎罗法王的跟前,听候审判。诸位有情众生,平时都有这神识伴随其人身,一刻不离左右,人的言行举止,所作所为的所有善恶感应,它都以或者是罪、或者是福的形式记录书写下来。到了阎罗法王处,这神识便将所有的书写记录呈交给法王。阎罗王于是审讯推断此人的所作所为,计算其平时所累积的善恶多少,按其应得的罪福给予奖惩。」

  「这个时候,病人的亲属、师友如果能够为他皈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,延请僧众,一遍又一遍地为这病人转读这部『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』,同时点燃每层七盏,七层共计四十九盏的延寿长明灯,悬挂五种颜色的续命神幡,这样或许可能使病人的神识得以重返世间,使病人再次活转过来。」

  「凡是这种神识返回得以活转过来的病人,就好象从大梦中清醒过来一样,对于梦中所见所闻的一切,都会记忆犹新,清楚明了。其神识或许是经过了七天,或许是经过了二十一天,或许是经过了三十五天,或许是经过了四十九天才还苏回来。当神识返回这病人身上时,如同刚刚从梦中觉醒过来一样,都能清楚地回忆自己作恶或者行善所得到的善果业报。由于自己亲自见证应验了业果报应的缘故,这些人就是到死,也都不会再去造作任何恶业了。」

  「所以说呀,凡是具有清净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们,都应该信受奉持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按照自己的能力大小,至心地恭敬供养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」

  这时候,阿难又向救脱菩萨问道:「救脱菩萨呀,作为善男子,他应当怎么做才能恭敬地供养那药师琉璃光如来呢?还有那续命的神幡和延年的长明灯又应该怎么做呢?」

  救脱菩萨回答说:「大德!如果有病人要想脱离疾病的痛苦折磨,那他的亲属、师友就应该为这病人用七天七夜的时间来受持、信奉八关斋戒。应该竭尽自己的所能,置备办理饮食和别的供养品;延请比丘僧人并加以恭敬供养;在昼夜的六时中(8点、12点、16点、20点、0点、4点),虔诚地礼拜供养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;把这部『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』读诵四十九遍;点燃四十九盏长明灯;塑造七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形象,每尊佛像前又各置七盏长明灯,每盏灯都应当大如车轮,在四十九日中,这些灯光明不绝;再造五种颜色的彩幢,使其有四十九桀手长(桀=23公分);另外还应当把四十九种杂类众生放生。这样便可以度过危险的厄难,而不至于再遭受各种横恶鬼魅的劫持操纵了。」

  「还有,阿难呀!如果剎帝利、灌顶王等世间的国王遭受灾难时,即所谓的世间瘟疫难、他国侵逼难、国内叛逆难、星宿变怪难、日月薄蚀难、狂风暴雨难、久旱不雨难等等天灾人祸,则这些剎帝利、灌顶王等世间君主国王,这时便应该对一切有情众生发起慈悲之心,先是大赦天下被关押的囚犯,并且要依照前面所说的供养方法,虔诚地供养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由于这样做所累积起来的善根功德,再加上那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之力,便可以令他们的国界安定稳固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五榖丰收,一切有情众生都无灾无难、无病无痛地欢乐自在;在他们的国家之内,不会有任何暴恶夜叉等鬼神危害作祟,使有情众生烦恼忧虑;一切险恶的征兆都销声匿迹,不会再次出现;至于那剎帝利、灌顶王自己,则寿命增长,精力充沛,身心健康,无灾无病,自在快乐,举国上下也都各得增益。」

  「阿难啊!如果那些帝后、王妃、大子、王子、大臣、辅相、太监、宫女、百官及庶民百姓等,也为疾病所折磨,痛苦烦恼异常:或者是蒙受了别的灾难祸害的困厄,也应当造立起五色的神幡,点燃长明灯以求续命,再放生各式各样的有生命的物类,散发各式各样颜色的鲜花,焚烧各式各样名贵的供香,就能使得一切病痛最终得到解除痊愈,一切灾难得到摆脱消灭。」

  这时候,阿难救问救脱菩萨说:「菩萨啊!为什么众生已经到了尽头的生命还可以得到延续增益呢?」

  救脱菩萨回答道:「大德!你难道没有听如来曾经说过,有九种横死吗?所以他才劝说我们建造续命的长明灯和五色的神幡,并且修习各种善业,广求福德。由于修习福德,累积善业的缘故,所以直到寿命终结,人都不会再去经历痛苦,遭受灾难了。」

  阿难又问道:「九种横死是怎么样的呢?」

  救脱菩萨回答说:「首先,如果有这样的有情众生,得病虽然不是很严重危急,但却没有医生的诊断,得不到药物的治疗;或者,有些去看病的人,虽然有医生给予诊断疗治,但却给错了药,结果本不应当死的却死去了,这就是一种横死。另外又有一些人,相信世间的邪魔外道,妖孽巫师,听信他们胡说有祸有福的话,结果弄得自己心中惊惶失措,恐怖万分日夜忐忑不安。自己心中一旦丧失了平衡正见,便去请人看相算命,求签问卦,为追寻祸害的根源,甚至不惜杀害种种生命。他们还作法祭祀神灵,召请役使各种鬼魅魍魉,只为乞求福佑,大享平安,希冀能够延其寿命。殊不知,这种方法种就是不能如愿以偿的。愚昧无知,迷惑本性,信随邪魔,起倒乱见,使他终究遭受了横死之苦,沉沦于地狱之内,没有出离的日子,这便是第一种横死。」

  「第二种横死,因为违犯王法而遭到刑律的诛灭杀戮。第三种横死,肆意打猎,嬉闹游乐,沉迷于淫欲之中不能自拔,嗜酒如命毫无节制,以至于邪鬼恶神趁机夺其精气而遭横死。第四种横死,遭受火灾焚烧而死。第五种横死,溺水淹没而死。第六种横死,被各式各样的凶猛恶兽啖食而死。第七种横死,即从悬崖断壁上墬落而死。第八种横死,遭受毒药、厌祷、咒诅、起尸鬼等中伤毒害而死。第九种横死,因为饥饿焦渴的煎熬困厄,得不到点滴饮食而渴饿横死。上面这些是如来简单略举的九种横死,其他的各种横死还有许多许多,实在难以一一细说呀。」

  「还有呢,阿难!那阎罗法王主宰着世间一切众生的生死纪录簿。一切有情众生中,如果有那些子孙忤逆不孝的,还有破坏侮辱佛法僧三宝的,败坏君臣纲纪秩序的,违犯杀妄盗淫的根本性戒的,那么阎罗法王便会根据其所犯罪过的轻重加以审判拷问,量刑惩罚。因此我今天在这里劝告诸位有情众生,为了度过苦难厄运,免遭众多的灾祸,一定要点燃长明灯,建造无色神幡,供养那药师琉璃光如来,还要放生积善,广修福德,使一切灾难厄运消弭不再,以求平安欢乐。」

  这时,在听佛说法的会众之中,有十二位药叉大将也各在会座之中。他们分别是宫毗罗大将、伐折罗大将、迷企罗大将、安底罗大将、额?罗大将、珊底罗大将、因达罗大将、波夷罗大将、摩虎罗大将、真达罗大将、招杜罗大将、毗羯罗大将。

  这十二位药叉大将,各各领有七千名药叉作为部属。所有这些药叉同时举声向佛禀告:「世尊啊!我们今天承蒙佛陀您的神圣庄严的威力加被,得以听闻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神圣名号,我们已经完全摆脱了对那可能轮回转生到三恶道去的结局的恐惧。我们一定要相互鼓励,同心协力,即使身体寿命都到了终结的那一天,也都要始终皈依佛法僧三宝;我们立誓要担负天下一切众生的苦难,为他们作种种义利之事,使其得到饶益安乐;无论在什么地方,无论在任何村邑、城镇、国家、及空闲的山间、林中,只要有此经流行传布,只要有人奉持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并加以虔诚地供养的,我们以及我们所有的眷属,都会守护、保卫这个人,使他解脱一切苦难,如果他有什么愿望企求,都会使他得到一一满足;如果有人遭遇到疾病或者厄难而希望得到解脱的,也应该诵读『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』,并以五色的丝缕,把我们十二药叉大将的名字编织在丝缕结中,我们一定使他如愿以偿,使病痛痊愈,厄难解除,然后再解开丝缕结。」(佛教中的解厄法,可有二解:(1)以五色丝线结成十二药叉的名字(2)一边以丝线打结,一边称念十二药叉的名字)

  这时,世尊便对诸位药叉大将连声赞叹,并说:「善哉!善哉!药叉大将,你们能够思念着报答那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恩德,你们常常应该如此利益安乐一切有情众生啊!」

  这时候,阿难又对佛陀说道:「世尊!应当怎样称呼这个法门呢?我等又应该如何奉持信守这法门呢?」

  佛陀告诉阿难说:「此法门的名称就叫做『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』,又叫『十二神将饶益有情结愿神咒』,又叫『拔除一切业障法门』。你们就应该像我说的这样持守信奉这一法门。」

  佛陀说完这番话时,所有的大菩萨和佛身边所有的声闻大弟子,在场同闻佛法的国王、大臣、婆罗门、居士、天、龙、药叉、干达婆(香神或乐神)、阿修罗、迦楼罗(金翅鸟)、紧那罗、摩诃罗迦(大蟒神)、人及非人等等,一切大众,都因为听了佛陀宣说的法音而皆大欢喜,人人无不顶礼膜拜,信受奉行。

Copyright 佛经在线. Some Rights Reserved.